对雨(duiyu.net)
网站首页对雨短文关于本站登录注册
Quasar v1.14.7
如何通过深刻解读人性,来处理纷繁复杂的矛盾?(二)
创建于 2020-11-15 21:57:29 发布于 2020-11-23 02:50:18 更新于 2020-12-03 03:27:23

1927年5月下旬,湖北武汉。

“咚咚咚......”又是一阵敲门声,从敲门声音中就可以听得出来,敲门的人非常焦急。

果然,两个敲门的人在门外催促:“润之、润之,快开门啊!”

毛泽东快步跑到门前,看到两人后不由得一怔:“易礼容、柳直荀,你们怎么来了?”然后,迅速让二人进屋。

易礼容、柳直荀二人衣衫不整,一看就是逃难而来。一进屋,二人就哭丧着脸说:“润之,救救湖南的同志们吧!许克祥一开始对我们下手,我们不是没有反抗的能力,上万农军围长沙,许克祥手下只有一千多人,可是中央一纸命令,却让我们放下武器,可结果呢?上万人头落地,我们那么多的同志成为刀下鬼。”

易礼容、柳直荀二人说的,就是1927年5月21日,许克祥在长沙发动的“马日事变”,大肆屠杀共产党人,由于中共中央下令湖南省委采取退让,半个月内湖南省被屠杀的革命人士达万人以上。

毛泽东心如刀割,他连夜来到了时任中共总书记陈独秀的办公室: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下达不抵抗的命令?

陈独秀回答:

“如果反击,国共之间还要不要合作?别忘了许克祥的33团是国民政府的军队,他们惹的事,只能让他们自己去调查处理,而不是我们共产党组织的农民武装去消灭。

现在是非常时期,我们是小党,不能树敌太多,只有忍辱负重才能争取团结,蒋介石已经公然背叛了革命,北方还有奉系虎视眈眈,现在我们所能依靠的只有国民政府这边,难道要和汪精卫、谭延闿、唐生智他们翻脸吗?”

毛泽东反驳说:

“汪精卫、谭延闿、唐生智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革命力量,他们现在口口声声说要合作,那是我们还没触及到他们的根本利益,一旦触及到他们的利益底线,他们就会和蒋介石一起联合起来杀我们共产党。”

陈独秀回复:“我何尝不知道呢?可我们毕竟是小党,只能以国民党作为革命的主力。”

毛泽东说:“那难道,我们要眼睁睁的看着汪精卫倒向反革命,任人宰割?”

陈独秀说:“汪精卫的态度是有摇摆,不是还有冯玉祥吗?”

毛泽东说:“西山会议反共,我们只能依靠蒋介石;蒋介石反叛了,我们又寄希望于汪精卫;现在汪精卫摇摆不定,我们现在又寄希望于冯玉祥?冯玉祥现在最关心的是打倒他的死对头--奉系张作霖,现在谁有实力和他联合起来打奉系他就会重视谁,他不会在乎我们,因为我们手上没有兵。”

......

这一次冲突,使毛泽东与陈独秀在政见上分道扬镳。毛泽东深知,其实二人之间的政见分歧早就有之,只不过这一次扩大化、明朗化了。

早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早期,陈独秀就将工作重心放在了北伐上,而毛泽东认为工作重心应该放在“农民运动”上,为此陈独秀还训斥过毛泽东,说农民运动“糟得很”、“过火”、“痞子运动”......

为了真正弄明白农民运动是对是错,毛泽东还特意到湖南醴陵等地的农村实地考察,在问到“农会好不好”这个问题时,农民们说了一大堆的“不好”:女人都可以进祠堂了、一家只能喂三只鸡鸭、过年不让打牌打麻将......

在问到“要不要撤销农会”时,农民们却异口同声的说“不能撤销”,因为农会的好处远远多于不好的地方......

调查的事实证明,“农民运动”的路线是正确的,为什么陈独秀却一直反对呢?

....

在毛泽东看来,陈独秀的路线是“右倾投降主义”,这样下去大革命必然失败!

不管是长期以来路线上的分歧,还是因马日事变而引发的争吵,毛泽东都与陈独秀越行越远,最终事态的发生也证实了毛泽东的预言--大革命失败,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!

自此,陈独秀离开了中共领导岗位。


Jane
doing fine, how r you?
2020年10月10日 13:54:39
Jane
doing fine, how r you?
32 minutes ago
I just feel like typing a really, really, REALY long message to annoy you...
32 minutes ago
你的昵称
hey, how are you?
0 minutes ago
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.
文章标签
Ice cream
Eclair
Cupcake
Gingerbread
虚位以待...
人最大的对手,就是自己的懒惰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