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雨(duiyu.net)
网站首页对雨短文关于本站登录注册
Quasar v1.14.7
如何通过深刻解读人性,来处理纷繁复杂的矛盾?(一)
创建于 2020-11-15 21:55:47 发布于 2020-11-23 02:50:10 更新于 2020-12-03 03:27:21

1920年夏日的一天,上海法租界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。

“咚咚咚......”门被叩响了,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:“谁?”从声音就听得出来,中年男子非常谨慎。

“陈先生,是我。”叩门的青年男子说道。

一听声音,陈先生立刻放下了警惕,他热情的打开了门:“哦,润之啊,快进来”,把人迎进来之后,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,确认没有人跟踪了,才关上了门。

两年未见,二人都非常高兴,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北京,那时北京的“新文化运动”正进行得如火如荼,也使二人的关系拉近。

住在这里的中年男子,正是时年41岁的陈独秀;而前来拜访的青年男子,正是时年27岁的毛泽东。

陈独秀说:“两年未见,可你毛润之的大名早就灌满我的双耳了,你把平民通讯社的舆论做得铺天盖地,一介布衣就把张敬尧一省督军骂成了过街老鼠,举国上下人人喊打,了不起啊!”

陈独秀说的,正是1919年至1920年由毛泽东主导,湖南学生发动的“驱张运动”。

1919年,时年26岁的毛泽东作为学界代表,率领“驱逐湖南军阀张敬尧赴京请愿团”来到北京,他主持“平民通讯社”专门报道“驱张”活动,每天把150余份揭露张敬尧罪行和“驱张”运动的消息。

1920年张敬尧垮台,可毛泽东闷闷不乐,陷入迷茫。此时,他来到上海找到陈独秀,就是想诉说心中的困惑,寻求解惑之道:

“一直以来,我相信平民的呼声可以唤起统治者的良知,但是如果没有吴佩孚和冯玉祥的倒戈,就是我写再多的文章,联合再多的民众,他张敬尧在湖南照样是高枕无忧。

真正打败张敬尧的是军阀之间的派系矛盾,往根子里说,是洋人收买军阀的钱。

所以,尽管张敬尧垮台了,但这只不过是军阀之间以暴易暴的把戏而已,并不是呼声的结果,更不是平民的胜利。

事实证明,这条路走不通,这也正是我的困惑,还请赐教。”

陈独秀来回踱步,思虑了许久,抬头对毛泽东说:

“你相信民众联合的力量,这本身没有错,错就错在你采取的方式。所谓联合民众向政府请愿,追求的不过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改良而已。

而现今之中国就像一棵树,它的根子都已经烂了,你却还在砍它的枝枝蔓蔓,这能起作用吗?只有一个办法--连根拔除!”

“连根拔除”,这四个字深深的刻在了毛泽东的心里!

那一夜,毛泽东与陈独秀的促膝长谈让他记忆犹新。16年之后,在与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中,毛泽东曾这样回忆他在上海与陈独秀的这次会面:

“陈独秀谈他自己信仰的那些话,在我一生中可能是关键性的这个时期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1920年夏天,在理论上,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,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。”

显然,青年毛泽东已经通过实践证明,想要解决军阀对于中国的问题,之前的做法还未触及到根本!

1919年7月时,他还曾创办《湘江评论》来呼吁群众,可到8月时就被军阀张敬尧查封;接下来,他又写文章来进行“驱张运动”,可这一次他又发现仅靠笔杆子写写文章、呼吁呼吁,解决不了实际问题,他一直困惑其中。

直到陈独秀说出“连根拔除”四个字时,毛泽东顿时茅塞顿开!

同年6月18日,毛泽东就在上海《时事新报》发表了《湖南人民的自决》,里面写道:

“社会的腐朽,民族的颓败,非有绝大努力,给他个连根拔起,不足以言摧陷廓清。这样的责任,乃全国人民的责任,不是少数官僚政客武人的责任”。

Jane
doing fine, how r you?
2020年10月10日 13:54:39
Jane
doing fine, how r you?
32 minutes ago
I just feel like typing a really, really, REALY long message to annoy you...
32 minutes ago
你的昵称
hey, how are you?
0 minutes ago
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.
文章标签
Ice cream
Eclair
Cupcake
Gingerbread
虚位以待...
人最大的对手,就是自己的懒惰;